這個好演員,我藏不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
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剛剛結束的第72屆戛納電影節,給瞭影迷一個大驚喜。
我們苦等三年的電影,終於有瞭出山的眉目
《刀背藏身》,定檔7月19日全國上映。
這意味著,徐浩峰的新派武俠,又將在大銀幕刻下烙印。
定檔海報乍看簡單,細瞅滿滿的玄機:
背景是層疊的山脈,幾個主要人物的剪影形象呼之欲出。
最醒目是男主角張傲月手裡握的一把刀。雖未揚起,卻有鋒芒。
電影中,有兵器、有山水、有武林人士的俠義風骨和愛恨交織;電影外,徐浩峰導演帶領許晴、張傲月、黃覺、李光潔等主演亮相戛納,幾人往那一站,竟也自帶一股豪邁颯爽,背景的大海、群山都仿佛映上一重刀光劍影。

閉幕式紅毯上,《刀背藏身》劇組再次現身。
顯然,徐浩峰一直以來堅持真實武打,讓全體演員真刀操練、親自上陣,卓有成效。演員們個個時尚幹練,氣場十足。
而對我來說,最驚喜的又是張傲月。
身為電影男主,簡約西裝搭配紳士領結和利落短發,自有一派氣定神閑的優雅和風華正茂的帥氣。
如果說《刀背藏身》電影本身猶如一位頗具風骨的武林高人,那麼張傲月無疑是他的獨門殺招,神秘而有力。


發掘張傲月的人,武俠迷們一定不會陌生
徐浩峰。
2011年,徐浩峰初執導筒,電影處女作《倭寇的蹤跡》就入圍瞭金馬獎。
徐氏硬派武俠開始受到業內矚目。
而接下來徐浩峰卻沒有趕著繼續拍電影,而是回歸幕後,去給《一代宗師》做編劇和武術顧問。
又拿瞭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。
導演不是他的夢想,武俠才是。

《倭寇的蹤跡》、《箭士柳白猿》、《師父》「武俠」之魂,始終貫穿徐浩峰的作品。
他追求的拳拳到肉的打鬥、有規有矩的武林格調,漸形成獨特風格,令人過目難忘。
到瞭這部《刀背藏身》,還未上映就獲得各大電影獎多項提名,備受期待。
作為徐浩峰最具分量的作品之一,男主角孔鼎義的塑造是重中之重。
為什麼選擇張傲月出演?
看完電影你自然能懂
《刀背藏身》本身充斥著徐氏獨特的美學風格,大刀闊斧,粗糲質樸。
孔鼎義更是一個標準徐氏氣質的男主,寡言卻不薄情,武高卻不欺人。
先看外形,張傲月再合適不過。
冷峻面龐,自帶男性荷爾蒙的粗獷;寬肩闊背,也符合練武之人的身量。
內斂的氣質,既有江湖豪氣俠義風骨,又有一股神秘疏離,更難得的是兩者碰撞出故事感。
他往那一站,就仿佛身在武林。

預告片中他深陷包圍。
單槍匹馬亦有英雄之姿,氣場十足。

人物性格上,孔鼎義人如其名,最講求一個義字。
他會為瞭一個陌生男人沖他磕過頭而信守諾言,養大男人的棄女十幾年。
面對色利,他從不為所動,一心隻念著自己的心上人;而面對摯愛,他又謹守心中分寸,不敢向前多走半分。

有堅持、守規矩、懷仁義,是這個角色立住的根本,必須演繹得精準到位。
對於張傲月的表演,徐浩峰用瞭一個詞:難得。
難得在他演出習武之人的風骨,也難得在他於諸多前輩面前沒有被吃掉。
第54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的提名,足以證明他的搶眼。

當然,最重要的難得還是
張傲月的打戲實在漂亮。
要知道,其他武俠片大多習慣將武打舞臺化,威亞漫天,飛簷走壁,講究飄逸與美感。
但徐浩峰偏不。
他要的是零替身、零特效、零威亞的腳踏實地的真武打。
影片中,孔鼎義作為孔傢後人,能將一把大刀耍得行雲流水,虎虎生風。動作幹脆凜冽,毫不顯笨重。
為此,徐浩峰特地邀請長城大刀直系傳承人為演員做特訓。

這對演員的要求就極高瞭,既要有力,又要有美,舉重若輕地完成整套打戲。
這樣的高標準,也隻有張傲月能達到。
一把長城刀,刀長背闊,像他這樣高挑又健壯的身材才能駕馭。
多變刀法,劈、鉆、崩、炮、橫,招式繁多,舞刀時還要懂得靈活應變,在保持四肢松弛的同時加重腰部力量,借力打力,沒有點功底的人根本鉆研不透這麼多要點。
隻有他能將力上刀尖、人武合一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也才配得上徐浩峰掛在嘴邊的那句:
張傲月不愧是張傲月。

事實上,這已經不是二人第一次合作。
2015年上映的《師父》,張傲月飾演段銳,一心渴望繼承詠春拳,卻不為師父陳識所承認,甚至慘遭趕出師門。

那個年代,師徒之誼遠比其他關系重要。師命不能不從,教是他的福分,趕也是他的時命。
即使再想留,師父一聲令下,也隻能沉默地磕個響頭轉身便走。
短短幾步,從眼神到背影都寫滿不甘。

當初看《師父》,院長就暗暗覺得,張傲月實在不像一個新人。
從身段到動作,他都十足練傢子。而且,怎麼看怎麼眼熟
再一查,果然
不隻是武者,他還是舞王。
不到10歲就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中專舞蹈系,展現舞蹈天賦。
17歲,又憑傲人成績考上瞭解放軍藝術學院,從此屢創佳績。
央視舞蹈大賽金獎、各大舞蹈競技節目冠軍、三次登上春晚舞臺
2013年的《舞林爭霸》,張傲月用一支《老爸》跳哭瞭評委楊麗萍。
無聲勝有聲,他戳中的是所有人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。

決賽中,他又用技巧和實力征服全場,一舉奪冠。

中美舞林冠軍對抗賽上,張傲月的表現更是讓人記憶猶新。
尤其是獨舞《六月茉莉》。飄逸輕盈,剛柔並濟評委席中,溢美之詞源源不斷。
最終,他打敗美國現代舞王查韋斯,又拿下一個冠軍。

感受下天賦與實力並存的舞者,對身形和力度的精準控制:


隻要張傲月起舞,無論做比賽選手還是助陣嘉賓,都是大型圈粉現場。
《這!就是街舞》《幻樂之城》,兩檔熱門節目中他一現身,立刻引發大波網友在線激情討論。

《王牌對王牌》上他和關曉彤合作一支《三寸天堂》,又直接沖上熱搜。

可以說,在舞臺上,這位懂舞之人就是當之無愧的王者。
完全不需要去湊光
他在哪裡,光自會去追他。
知道瞭舞蹈傢這重身份,你大概能理解為什麼張傲月演起動作戲如此行雲流水,一動一靜都仿佛自帶武學buff,功力深厚。
在這強於常人的肢體表達能力和控制力背後,是長期、大量的重復練習。
正如《師父》裡那句臺詞:舞步的肌肉運用之巧妙,近乎拳理。
舞和武,所隔不過分毫,其內核都是對肌肉協調性的放與收。
也因為這份相似,張傲月才能在舞林和武林中如魚得水。

當然,除瞭動作,表演還是表情與語言的藝術。
光有肢體遠遠不夠,這個道理張傲月早已知曉,所以近幾年來,他下瞭不少動作之外的苦功夫。
《孔子》《等待戈多》《那裡的花》《千手觀音》等優質舞劇,先給瞭他一些磨煉。

接觸影視行業後,他的第一部大銀幕作品就是《師父》。
第一場戲,就是脫光上衣,一招一式地對著武樁練習。

這樣的苦練,與張傲月幾十年如一日的習舞生活如出一轍。
第二部戲《刀背藏身》,為瞭演好孔鼎義,他在拍攝時不斷向導演請教練習。

身體的酸痛幾乎沒有過停歇,短兵相接,臉上掛彩也是常事。
兩隻手更是反復受傷到上藥都無從下手,甚至刮掉瞭一塊肉。
一場遠景戲,他頂著受傷的手堅持從山下往山上走,痛到生理性落淚,卻堅持扛到導演喊卡才放松狀態。
等走出拍攝區,他整個人已經接近虛脫。

最關鍵的一場群架戲,他要赤裸上身,與一群人搏鬥。
零下20多度的溫度裡,群演還能在戲服下面多穿點保暖,隻有他一個人赤條條地揮舞著大刀,還不能因為低溫減慢反應速度。

每次拍攝間隙,他都要蜷縮起來,緩好一會兒讓身體重新獲得知覺。
但當他抬起頭,又是一張明媚笑臉。

影片殺青後,徐浩峰風趣地還原瞭拍攝現場狀況,字裡行間對張傲月是滿滿的欣賞與欽佩。
山裡昨日零下十四度,今日零下九度,化雪的日子一定是冷的。我的預計,夏日赤上身著裝的張傲月等不來黃昏殺青,會在下午三點前凍死。不料傲月活瞭下來,在關機宴上暢飲白酒,還向全組獻瞭舞。精彩絕倫。這份可怕的體力,難怪是當今舞王。
末瞭依然是那句
張傲月不愧是張傲月。

從舞者到武者,看似行當不同,實則靈魂相交。
兩重身份並駕齊驅,且都力爭上遊,彰顯瞭張傲月的特質耐得住性,吃得瞭苦。
第一次主演電影就獲得金馬提名肯定,並非偶然。
天賦和努力互相成就、共同作用,才造就瞭他的轉圜自如,同時也賦予他極高的可塑性。
院長舉個例子
下圖中這個邪魅狷狂的方士,你猜是誰?

沒錯,《狄仁傑之四大天王》裡最出彩的配角,幻天。
可如果我不說,你能一眼認得出這是張傲月本月嗎?
陰險狠辣,狡猾多端,幻天與《刀背藏身》裡義薄雲天的孔鼎義,是截然相反的兩種人設。
從年齡到身份,從行事到個性,甚至連外貌氣質,都大相徑庭。
難怪電影上映後,網友們的反應也是絕瞭

所謂一人千面有時候,認不出就是對演員最大的褒獎。
陳凱歌監制的《外八行》裡,張傲月飾演民國野心傢方遠極。
也是一個反派,卻又和幻天不一樣。
幻天的壞,壞在外;方遠極的壞,壞在裡。
他暗藏野心,城府極深,運籌帷幄,還是個大佬型人格。
同樣的反派,演出不一樣的內在,考驗的就是演員對角色的理解和表演的層次感。
這已經是對一個高階演員嚴格的要求瞭,期待張傲月撐住。

從義士到梟雄,從唐朝到民國,張傲月目前影視作品數量不多,卻部部質量在線。而且,他飾演的角色個個鮮活、從不重復。
可能是練舞多年,習慣瞭對自己高標準嚴要求,也養成瞭他絕不自囿的意識。
練武技,他拿出練舞的較勁程度死磕刀槍棍棒;學表演,他又拿出對肌肉的精準控制去磨練每個鏡頭。
如今,積攢多年的苦,終於回報相應的甜。
但他依然保持那股勁兒
不恃寵而驕,也沒有被歲月磨去鋒芒。
換個跑道,仍卯足力氣向前沖。
徐浩峰曾如此形容刀背藏身的來源:
刀法是防禦技,刀背運用重於刀刃,因為人在刀背後。武俠小說是一棱刀背,幸好,有此藏身之處。
對於張傲月來說,舞臺和大銀幕都是他的藏身之處。
從不刻意顯山露水,卻屢屢靠實力吸引伯樂。

隨著《刀背藏身》的上映,張傲月想必又要收割一大波影迷。
而我對他的期待則更深更遠
期待更多突破性演出。
期待他不僅善用肢體語言,還能讓自己的身體與角色的靈魂合二為一。
期待他像在舞臺上一樣,不斷探索自己作為演員的邊界,一朝稱王。

這樣的張傲月,即使刀不出鞘,也會被觀眾瞥見並珍惜那道鋒芒。